古籍普查:只为摸清古籍家底

作者: [db:作者] 分类: 逛逛 发布时间: 2018-11-13 11:24

  志愿者在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进行古籍普查。资料图片

  志愿者在西藏进行古籍普查。资料图片

  雪山,草地,夏鲁寺,白居寺,帕拉庄园……几个月前,中央民族大学、西藏大学的10名学生来到西藏日喀则。他们无暇欣赏周遭的美景,而是一头扎进庙宇、庄园的书房。作为中华古籍普查文化志愿者,他们要仔细查看那里典藏多年、少人问津的古籍,并一一登记。经过层层审核、汇总,他们整理的这些数据将成为全国古籍普查登记目录的一部分,供国人共享。2018年,全国有30多所高校的200余名志愿者像他们一样,奔赴全国各地40多家藏书机构开展古籍普查。

  全国古籍普查登记已开展多年,目前,除大多数公共图书馆基本完成普查登记外,还留下了诸多不易清理的“死角”。那些尚未完成普查的藏书机构,或是地处偏远的县级图书馆,或是公共图书馆之外的博物馆、档案馆、高校图书馆等单位,主要由公共图书馆馆员组成的古籍普查队伍,常常难入其门。为了真正摸清古籍“家底”,清理这些“死角”成为近年来中华古籍普查文化志愿服务不得不面对的重点课题。

  志愿者加盟

  “西藏有1200多个古籍收藏单位,点多面广,普查难度很大。”西藏自治区图书馆副馆长边巴次仁介绍,很多收藏单位距离拉萨路途遥远,而该馆仅有7位工作人员从事古籍普查,有时下基层一去就是三四个月。

  今年上半年,中国古籍保护协会专门招募了10名懂藏文的古籍普查文化志愿者。经过培训后,这些志愿者在专家的带领下奔赴日喀则。他们不仅对200余函藏文古籍及部分零散文献进行了普查登记,还发现了两页稀见的元代刻经。

  与西藏情况类似,因为收藏单位分散、交通不便、缺少专业人才,云南、新疆等地的古籍普查曾一度举步维艰,通过志愿服务,一些过去很难触及的“死角”,正在被照亮。

  志愿服务不仅加快了古籍普查的进度,而且培养了一批富有实践经验的古籍人才。

  “对志愿者来说,原来只能在书本上见到照片的古书,就真切地摆在眼前,实现了‘零距离’接触,他们既兴奋又紧张。”山东省图书馆副馆长李勇慧介绍,在山东的古籍普查中,除了对志愿者进行前期培训,在普查过程中,如果发现避讳字、名家批校本收藏本等知识点,古籍专家还当场讲解,有问题随时解决,“经过一两个月的实训,志愿者们不仅分清了刻本与石印本、黑口与白口的区别,也熟悉了题记与序跋的差异,看懂了古籍目录,学会了查阅古籍数据库与古籍编目。他们常常感慨,终于知道了什么是‘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’。”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